151:杳杳治渣妈,戎黎留宿,昭里被绿?(六千字)(1/2)

小说:他从地狱里来 作者:顾南西
他从地狱里来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温照芳手里的花掉到了地上,碎了几瓣。

  徐檀兮上前,喊道“母亲。”

  称呼很规矩,很礼貌,就是没有半点母女间的熟络与亲昵。

  “回来了,”温照芳的态度不冷,但也不热,很像待客,“怎么也不提前打声招呼?”

  徐檀兮冲两位富太太点了点,礼貌地打了招呼之后,回道“临时决定的。”

  温照芳问她身体如何。

  她答,安好。

  温照芳便没有再问,目光望向戎黎。

  徐檀兮介绍说“这是我男朋友。”

  戎黎点了个头,态度略微冷淡。

  他待人只有一个标准,徐檀兮就是那条分界线,别人怎么待她,他就怎么待那个人。

  他可还记着,徐檀兮被绑架撕票的事。

  温照芳态度也不热络,只稍作打量后,就把目光收回了,她捡起地上的花,继续教两位富太太插花。

  因为温照芳没有向两位富太太介绍徐檀兮,两位也只能当作没看见。

  佣人问“檀兮小姐,午饭在这边吃吗?”

  徐檀兮摇头,去了老太太生前住的那屋。屋里很敞亮,供奉着老太太的牌位,她拿了几柱香点上,作揖祭拜。

  “奶奶,我回来了。”

  秦昭里不用介绍,老太太生前就时常唤她来说话,徐檀兮把戎黎叫过去。

  “他是戎黎,”她眼眶微红,笑着介绍她的意中人。

  戎黎认认真真上了三炷香。

  祭拜完后,徐檀兮上楼去了,她有些东西要带走,到了楼上才发现她房间的门上挂了个粉粉嫩嫩的牌子,牌子上写檀灵的小屋。

  “怎么就变成徐檀灵的小屋了?”秦昭里把牌子摘了,扔进了垃圾桶。

  佣人结结巴巴地解释“前、前阵子檀灵小姐感冒,大太太说这间房采光好、太阳足,就让檀灵小姐暂时搬过来了。”

  徐家有四个孙辈,老太太生前最疼爱徐檀兮,什么好的都是先紧着她,这采光最好的房间自然是她的。

  不过徐檀兮倒是很少过来住。

  她问佣人“那她感冒好了吗?”

  “已经好了。”

  徐檀兮心平气和,温柔细语道“把她的东西搬出去。”

  虽是命令,但她待人的态度并不凌厉。

  这位大小姐是徐家脾气最好的,佣人不敢惹大太太和二小姐,就迟疑道“这——”

  徐檀兮打断“乔婶,你没来多久可能不知道,这房子的房产证上写的是我的名字。”

  徐老太太生前立了遗嘱,名下所有的不动产都留给了徐檀兮。她脾气好,但也不是软柿子。

  佣人立马回道“好的,檀兮小姐。”

  徐檀兮没有刻意压低声音,楼下的温照芳都听到了,脸色十分难看。

  王太太很有眼力,忙说“徐太太,我们就先回去了。”

  温照芳颔首“慢走。”

  楼上,徐檀兮在问佣人“我房间的东西呢?”

  “在三楼的客房。”

  徐檀兮很少在这边住,没有很多东西,但有几件首饰她要带走,贵重是其次,就是里面有几样是她收到的生辰礼物。

  她用来装首饰的紫檀雕花妆奁是件古董,老太太赠予的。

  她打开来,看完后,眉宇轻蹙。

  秦昭里问她“还少什么了吗?”她知道少了块玉,上回徐檀灵生日戴出来了。

  秦昭里当时就砸了那块玉,过后赔了徐檀兮一块帝王的。

  “还少了只镯子。”

  温照芳进来了,解释说“镯子给你妹妹拍写真用了,你急着戴?”

  “不急着戴。”徐檀兮用布袋子把妆奁装好,给戎黎拿着,她转过身去,“明天还给我。”

  温照芳刚才就被她拂了面子,脸上很不悦,忍不住发作“不就是只镯子,我改日给你买只新的。”

  “不必了,把我的还我就行。”她语气不急不缓,礼貌地警告,“下次请不要再动我的东西。”

  温照芳顿时面如土色。

  从别墅出来,秦昭里啧了声“你那个妈,”秦总就是很不喜欢温女士,“想买炸弹炸她。”

  巧了,戎黎也有这个想法,他也不吱声,安静地计算着把人炸老实又不炸死的可能性。

  这时,有人惊讶地叫道“檀兮?”

  戎黎回头,看见两个中年人,一男一女。

  徐檀兮喊“二叔,二婶。”

  是徐家二房夫妇,徐仲清和妻子张归宁。徐仲清眼睛小小的,微胖,面相略憨。他身边的妻子高他半个头,眼睛很大,轮廓立体。总之,两位是半点夫妻相都没有。

  两位都盯着戎黎看。

  几秒里,张归宁表情换了几副“檀兮,这是你男朋友啊?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戎黎也看着这位张女士,眼底压着冷漠与锋芒,目光淡淡的,看着是挺随性。

  随性个屁,这绝对是头狼。张归宁赶紧把目光收回,笑得不自然“呵,挺帅的。”

  “我们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徐仲清拽着妻子走了。

  等走远了,张归宁立马甩开徐仲清的手,她娘家是开武馆的,虽然这几年努力当一个阔太太,也装模作样地插插花煮煮茶,但是——

  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吧,狗是改不了吃屎的。

  她还是那个暴脾气“你拽我干嘛?起开起开!”

  徐仲清叫她小声点,拉着老婆的手赶紧走“再不拽你走,你就要露馅了。”

  张归宁就是那种做了坏事就藏不住的人。

  她好气,踹了丈夫一脚“都怪你,出的馊主意。”

  徐仲清小声地、弱弱地反驳“分明是你——”

  他老婆不讲道理,用两只手薅他的脸皮“是你是你就是你!”

  徐仲清这人吧,没什么头脑,做生意呢,一直被骗,上上个月,还被自己的秘书卷走了五百万,上上上个月,被小舅子坑了一千万,但他有一点好,他十分宠老婆。

  “老婆你说的太对了,都怪我。”

  张归宁好烦“怎么办?徐檀兮回来了,她继承家产后肯定会把我们扫地出门,那我就当不了阔太太了。”

  太烦了,平时一起打麻将的阔太太们已经很看不起她了,背后老说她家开武馆上不了台面,每次聚会拍照都让她站在边边角角,有时候还直接把她掉,还说她品味差包包丑,穿大牌也像穿地摊,还嫌她的英文有塑料味……

  “老婆你放心,”徐仲清拍胸脯保证,“我一定会让你继续当阔太太的。”

  那些阔太太们背地里还说她老公蠢……

  张归宁忧愁得不得了,给儿子打了个电话“红红,你今天有没有好好学做生意?”

  已经改名徐放的徐红红“喂。”

  “你在哪呢?”

  “喂。”

  张归宁一嗓子嚎过去“我问你在哪?”

  “喂喂喂,听不到啊。”

  张归宁磨了磨牙“你是不是又去酒吧了?”

  就这句听得到“不是,我没有。”

  电话那边适时地传来一句“艾瑞巴蒂嗨起来!”

  张归宁“……”

  那些阔太太们背地里还说她儿子蠢……

  午饭订在一家西餐厅,位置在市中心,秦昭里在餐厅电梯里遇到了生意场上的熟人。

  她对徐檀兮说“你们先上去。”

  徐檀兮说好,和戎黎先上了楼,她没来过这家餐厅,应该是新开的,选址在市中大厦的二十四楼,俯瞰而下,整个城市尽收眼底。

  秦昭里把包间号发了过来,服务生在前面带路。

  徐檀兮忽然停下。

  “怎么了?”

  “好像是熟人。”她再看过去时,人已经走远了。

  戎黎问“谁啊?”

  “从后面看很像我表哥。”戎黎没见过温羡鱼,徐檀兮解释说,“他是昭里的未婚夫。”

  温家就一个孙子,戎黎之前在帝都听过这号人,没什么太多印象,温家最闻名的还是那位会唱戏的温二爷。

  秦昭里进包间的时候,戎黎一个人坐在桌上,徐檀兮在洗手间,洗手间是内置的,就在旁边。

  秦昭里拉了椅子坐下“为什么突然回南城?”她问过徐檀兮,徐檀兮没有细说。

  “她身体不舒服。”

  果然,只有不好的徐檀兮才会瞒着。

  “杳杳之前让我给她找过心理医生。”秦昭里猜得到一点,“问题很严重吗?”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徐檀兮从洗手间出来了,秦昭里自然地换了个话题“点菜了吗?”

  徐檀兮坐下“没有。”

  戎黎手在桌子下面,碰了碰她的手背,很凉,她用冷水洗手了。他把她的手拉过去握着,慢慢给她捂暖。

  “我来点吧,这里我来过几次。”秦昭里翻着菜单“戎先生有没有忌口的?”

  “没有。”

  戎黎刚说完,徐檀兮就补充“他喜欢甜口。”

  秦昭里就点了几道甜的菜。

  菜没有那么快上,他们先要了一壶热茶,徐檀兮斟茶的时候问秦昭里“这里是吃饭的地方,怎么还放了沙发?”

  包间里除了餐桌,还有一张很大的沙发。

  “这儿是情侣餐厅。”情侣餐厅放沙发干嘛,秦昭里就不说了,免得教坏人,“我上次跟你表哥来过,菜做得不错,有几道你应该会喜欢。”

  那次她有事,饭吃到一半就走了,后面自己一个人来过几次,抛开餐厅的恶趣味之外,菜的味道还是很不错的。

  徐檀兮顺道问起“表哥他在南城吗?”

  “不在,好像出差了。”去哪儿出差了秦昭里就不知道了,她从来不过问。

  徐檀兮若有所思,是她看错了吗?

  “你什么时候去医院复职?”
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友情链接
我的透明老公,免费小说,免费全本小说,好看的小说,热门小说,小说阅读网
版权所有 © http://cityofsalisbury.com All Rights Reserved, 联系邮箱:admin#qq.com